贵州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贵州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黄埔风采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黄埔峥嵘 > 黄埔风采
浴血金华保卫战的百岁黄埔生 ──七分校军官班三期同学蒋鹏志
时间:2021-04-28 [ ] 浏览次数:0 来源:贵州省黄埔军校同学会
视力保护色:


百岁黄埔同学档案:蒋鹏志,又名蒋光德,男,壮族,1917717日出生,贵州贵阳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七分校军训班三期。19401941年,在山西国民党85师特务连补充连任少、中尉排长、上尉连长等职。1942年夏,调入105315团任中校代理团长,参加浙江金华保卫战并受伤。19421943年,在浙江105315团6连、307团1营任上尉连长、少校营长等职。19441945年,在安徽32集团军第1团1纵队1营任中校营长、副团长等职。1946年,到武汉蒋介石行营兵役督导处任上校兵役督导官,同年9月,任清剿第1纵队上校团长。1948年,南京“国防部”反情报学校上校学员,4月在重庆市反情报队任上校学员,7月调贵阳,任国民党89军暂编第1师上校参谋长。194912月,在织金县经营小生意。1952年劳动改造,197511月获特赦。19793月,安置在织金县第一建筑公司工作,任建筑工程统计员。1981年,织金县政协成立,历任织金县政协第一、二、三、四届常委,织金县政协祖国统一、侨务工作组组长。退休后定居贵州省织金县。


青年从军征战抗日疆场

1917年,蒋鹏志出生在山城贵阳,本想好好求学的青年时代,无奈正值中国多事之秋。“九一八”事变后,日寇铁蹄肆意践踏东北三省,无辜老幼饱受欺凌,万千同胞流离失所。深重国难强烈刺痛了蒋鹏志年轻的心,也在他心中种下了杀敌报国的种子,在家里四兄弟中排行最小的他,常表达出希望投笔从戎的急切愿望。

1934年,蒋鹏志刚从贵州省立一中毕业,因其长兄蒋玉冰与遵义人陈铁(黄埔一期生,后历任国民党85师师长、14军军长等职)是故交,陈铁就安排他到85师特务连。抗战全面爆发后,蒋鹏志随部队在山西闻喜、临汾等地与日军开展游击战。1938年,年仅21岁的蒋鹏志因表现突出升任85师特务连连长。随后,在陈铁保送推荐下,蒋鹏志进入西安王曲的中央陆军军官学校七分校军训班三期学习。

1940年,蒋鹏志军校毕业后,被分派到国民党52师某团任少校副团长,与日军回旋于苏、浙、皖地区,参加安徽泾县、宣城、樊昌、太平县等多地对日作战。

1941年,蒋鹏志参加了山西中条山战役,所在部队因被日军长期围困,没有粮食吃,“当时飞机给我们丢物资,由于飞机在高空经常瞄不准,物资还常丢到日军那边去了。我们只有靠共产党游击队送的苞谷(玉米棒子)过日子,一天送每人三个包谷” 蒋鹏志对共产党的游击队当时的帮助记忆犹新。

之后,蒋鹏志继续随队转战在抗日的疆场上,“当时主要以游击战为主,大大小小经历百战”,蒋鹏志在回忆录中写道。

亲历金华保卫战负重伤

   1941年,杭州沦陷前,机关、学校、工厂等纷纷迁移。115,日军登陆杭州湾北岸,杭州告急。11月中旬,省政府各机关陆续迁至金华。

1942年,蒋鹏志调入105315团。同年夏天,蒋鹏志被调去参加金华(浙江临时省会)保卫战。回想起自己率队参加金华保卫战的七个昼夜,蒋鹏志显得十分激动:“我们本来是三个团和日本人打的,但是另外两个团为保存实力不支援我们,就只有我们和日本人硬打”。后来的战斗进行得十分残酷,部队伤亡惨重,自己也在战斗中受重伤。“当时日本人太多了,在与日本人鏖战的七天七夜里,三个步兵连长相继阵亡,重机枪连长负伤,其他伤亡十分惨重” “战斗到第七天拂晓时,日军再次增援向我阵地猛攻。我前面一个机枪手被击中了,因我右边有一个重机枪连,我急忙命令右边的重机枪手过来。我当时是站起的,日军冲上来朝我一枪正好打在胸膛上,还好当时我是向右侧着身子的,子弹从我右肺贯穿从腋下飞出(伤票后来交织金县公安局)。”因失血过多,蒋鹏志倒地不省人事,被人送往医院抢救。后来他还得知,接替他作战的指挥官,也在这场残酷的保卫战当场中弹牺牲。不久,金华沦陷。

虽然在战斗中身负重伤,蒋鹏志还对此战负伤感到自责:“在金华保卫战中失去指挥能力,以致阵地失守,金华沦陷,我之罪也”。

1943年,蒋鹏志在医院治疗一年多才出院,后调安徽原国民党32集团军第一团一纵队任中校营长、副团长等职。抗战胜利后,蒋鹏志先后调武汉蒋介石行营兵役督导处任上校兵役督导官,湖北原国民党清剿第一纵队任上校团长等职。1948年,调至南京国民政府国防二厅反情报班任班副,同年6月,调任重庆市反情报队任少校学员。19495月,蒋鹏志从重庆回到贵阳,任89军司令部参谋处第二科中校情报参谋。解放前夕,本带兵前往云南准备出走缅甸,路过织金时遭遇土匪未果,后留在织金经商。


投身桑梓祖统工作

    1950年,织金解放,蒋鹏志便在此从事贩盐生意。1952年,“三反五反”运动中,蒋鹏志被捕入狱劳改。劳改期间,蒋鹏志还发挥特长,为织金县公安局绘制地图近千张。同时,他还学会了统计工作。通过劳动改造,蒋鹏志的思想也发生了积极变化。后来他写道,“在此期间,我认识到社会主义制度必然代替资本主义制度的真理,使我心悦诚服倒向共产党”。

1975年,中共中央作出关于宽大释放在押的原国民党县团级以上党政军特人员的决定,蒋鹏志获特赦。1979年,回到织金县后被安排在织金县建筑第一公司从事建筑工程统计工作。

1981年,织金县政协成立,蒋鹏志先后担任第一、二、三、四届政协常委,并任祖国统一工作、侨务工作组组长,后又担任织金县黄埔联络组组长。80年代起,蒋鹏志充分发挥联络优势,主动与去台人员中的原上级、同事和同学联络联系,多次致信原“国防部”二厅中将厅长侯腾、中央训练团少将主任黄杰等,叙过往、念友情、谈变化、讲政策,他在信中写到:“俗语云:水是家乡的甜,月是故乡的圆。台湾孤岛形单物薄,仰赖外资,借人鼻息,栖人篱下,绝非良策。希吾公当机立断,速作归计,与家人团聚,同亲友合欢,于己有利,于国有益,未尽欲言,专此敬叩”理之所至、情之所动,既介绍家乡的变化发展,又宣传大陆对台方针政策,尽力促进黔台交流和祖国和平统一事业。

走过百年岁月的蒋老,目光满是沧桑却依旧坚定。这眼神里,有回望亲历抗战的自豪,有几经曲折的人生感慨,亦有重获新生的喜悦,促进黔台交流的倾力奉献。但更多的,是对晚年生活怡然自得的满足和幸福。正如他自传所言:“如今,全家老幼喜笑颜开,儿孙绕膝纵情嬉戏,天伦之乐慰我晚年。每逢闲庭信步,我就联想到: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是共产党使得我全家团聚、安度晚年!”蒋老说,“我将用我的余生感恩共产党,为祖国和平统一贡献光热:我虽年届百岁,但精力充沛!我处在风烛残年,但残烛尚燃!我深知光热甚微,但微热未灭!我坚决在光热未灭之前,对台湾回归、祖国统一大业贡献余光余热!”百岁黄埔同学蒋鹏志,是这样想,更是这样做的。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版权信息
未经行政许可进行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本站任何文字、图片、视频、音频等信息。版权所有:贵州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贵州省黄埔军校同学会  技术支持: 智政科技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456号

   黔ICP备20000336号-1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