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贵州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黄埔风采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黄埔峥嵘 > 黄埔风采
“跨国受降”的黄埔少校通讯官 ——五分校十四期同学夏禹声
时间:2021-04-28 [ ] 浏览次数:0 来源:贵州省黄埔军校同学会
视力保护色:



百岁黄埔同学档案:夏禹声,男,1920年农历三月初二生,贵州湄潭人。1937,考入中央陆军军官学校五分校十四期通信科,1940年编入云南交通大队,先后任通讯员、无线电总台副台长、无线电第5台台长,配属于步兵第34旅。后调至步兵第5旅,随部队驻防云南蒙自一带,阻击日军进攻。1944年,所在部队改编为中央陆军第9322师,任通讯连上尉连长、加强连少校连长(正营级)。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随22师开赴越北区(越南河内)受降,负责在海防、定南接收日军通信器材。1978年起,在湄潭县从事中学英语教学,工作到70岁退休。


1920年,夏禹声出生在贵州湄潭县,家乡茅坝是典型的高原坝子,水美物丰盛产水稻,这里清乾隆年间出产的“贡米”,享有“米中茅台”之美誉。夏家家境殷实,夏禹声自小也受到良好教育,然而后来他突遭家庭变故,便只身赴贵阳达德中学读书。当日寇入侵中华大地,他深感国难深重,毅然投笔从戎报考黄埔军校,并成长为一名黄埔少校通讯官


家中遭变故 发奋勤读书

幼年的夏禹声生活在一个富裕家庭,当时可谓“富甲一方”。因家里条件好,他先在私塾发蒙读书,接着便在家办学校就读。后来,家中遭遇土匪骚扰抢劫,自己还被绑票后侥幸逃脱。更为不幸的是,父亲因税务纠纷与区长亲属发生口角,遭到枪击不幸辞世。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年幼的夏禹声备受打击,立志发奋读书,以期他日报仇雪恨。

1935年,夏禹声到贵阳达德中学读书。校长是谢孝思(著名书法、国画艺术家),校董是黄齐生(著名无产阶级革命家王若飞的舅舅),两位先生都是著名的爱国民主人士,达德学校也成为当时传播革命思想和青年追求进步的地方。在校读书期间,两位先生和学校老师经常给夏禹声和青年学生们讲述日军侵略中国的种种暴行,尤其是1931年“九一八”事变中华民族饱受的欺凌和灾难,这激起了夏禹声和青年学子的爱国热情,面对灾难深重的国家,夏禹声思想日渐成熟起来,国家责任、民族大义在心中的地位越来越重,于是,当年赴贵阳求学的初衷也慢慢发生了变化。用他自己的话说:“家仇慢慢变淡,国恨心头日增。”


投笔从戎路 拼死阻顽敌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大江南北掀起全面抗战高潮。许多热血青年竞相奔赴抗日前线,夏禹声也下定决心投笔从戎,毅然选择报考黄埔军校。在贵阳的入学考试,包括国文(语文)、英语等科目,经过层层选拔,夏禹声如愿从三千多报考者中脱颖而出,被黄埔军校第五分校十四期通信科正式录取,从此开启了一名黄埔军人从军抗战、抗日救国的新征程。

19404月,夏禹声以优异的成绩从黄埔军校毕业,被编入云南交通大队(隶属于云南省政府)任少尉通讯员。这时,日军正企图从云南边境入侵中国,云南抗日形势更为紧张。进入部队不久,夏禹声由于军事素质过硬,从少尉升至中尉,担任设在昆明市五华区圆通山的无线电总台副台长。不久,调任无线电第5台台长,配属于步兵第34旅。后又调至第5旅,随部队驻防云南蒙自、金平、屏边、建水一带,与驻防云南边境其他部队,共同阻击日军对云南边境的疯狂进攻。

为了加强滇南防务,国民政府军委会决定将60军由江西调回云南,在滇南重组第一集团军总部。1943年,夏禹声所在部队正在云南屏边驻防。日本飞机及日军经常对中国军队和无线电台进行侦测定位,并在天上排成许多层“人”字形阵形前来侦察或轰炸。不时看到,日军战斗机在最上层护航,轰战机在下面几层排列飞行轰炸,其凶猛残忍,所到之处常被炸得惨不忍睹。当时,夏禹声和其他通信人员为保护通讯设备,常常用挖“猫耳洞”式的地窖保护通信设备或躲避敌机轰炸。一次,日军飞机又对夏禹声所在部队开始狂轰滥炸,同时在地面发起猛攻,战斗异常惨烈,整整历时四个昼夜,阵地四处一片狼藉。就在这次轰炸中,夏禹声所在的通讯部队再次成为敌机轰炸的目标,眼看敌机飞临,夏禹声赶紧把通信设备放进地窖,由于所挖地窖太小,通讯器材虽然放进去了,但大半个身子露在外面。紧接着,日本飞机扔下的炸弹倾斜而下,就是这次轰炸中,飞来的弹片从夏禹声的右臂划过,立刻削掉一大块皮肉,当即鲜血直流,经简单包扎后继续战斗。坚持轻伤不下火线的夏禹声,继续用血肉之躯保护电台联系畅通,直到战斗结束转到战地医院,后经半年治疗才痊愈,至今右手臂上疤痕仍然清晰可见。

1944年底,夏禹声所在部队改编为中央陆军第9322师,并任通讯连上尉连长,不久升任加强连少校连长(正营级)。


喜获日军投降讯 “跨国受降”显荣光

1945815日,日本天皇以广播《终战诏书》的形式,宣布无条件投降。

当天,夏禹声作为通讯连连长随部队正驻守云南建水。他像往常一样打开电台收听国民政府播发的战事新闻,忽然收听到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消息,开始还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等仔细确认后,夏禹声喜出望外,便马不停蹄向师部飞奔,立即将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向师长龙泽汇报告。对于这个期盼已久的重大消息,看得出师长都还没缓过神,看得出他也不敢相信这个消息来得这么突然,见夏禹声十分严肃、认真的样子,龙师长当即大喜,随即解下腰间的勃朗宁手枪“啪”地拍在桌上,命令夏禹声赶快将这振奋人心的消息报告军部。夏禹声盯着桌子上漂亮的勃郞宁手枪多看了看,军人爱枪的天性自然流露出来,高兴的龙师长也看出了夏禹声的心思,立即说:“你赶快把这个喜讯报告给军部,回来我把手枪送给你。”事后,龙泽汇将心爱的勃朗宁手枪送给了夏禹声。当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消息传到军营时,遭受日本帝国主义蹂躏太久的官兵们欢呼雀跃、奔走相告,都沉浸在欢庆胜利的喜悦中。

抗战胜利后,中国战区积极开始受降事宜,共包括南京受降地、芷江洽降地和16个受降区,其中越北受降区(受降地点是越南河内)备受关注,因越北受降区是中国战区16个受降区中唯一的一个境外受降区,入越受降史称“跨国受降”。以中国第一方面军司令官卢汉为受降主官,负责接受越南北纬16度线以北地区,而夏禹声有幸作为“跨国受降”的光荣一员。当时,他所在的22师奉命紧急赶赴北越区接受日军投降,夏禹声随队赶往越南重要城市海防、南定等地,主要负责接收日军的通信器材。受降期间,苟延残喘的日本士兵仍负隅顽抗,企图把通信器材扔入河中,幸好被夏禹声看到,他当时就与一名日军中佐发生了肢体冲突,并怒扇日军两个大耳光,最终成功阻止了日军将通信器材沉入河中的企图,顺利完成了受降任务。


无悔从军路 难舍黄埔情

新中国成立后,夏禹声从东北返回家乡,并继续发挥特长和余热,投身到中小学英语教育中,为家乡培养了大批人才。同时,他还积极参加黄埔工作,热心社会活动。2019年,年届百岁的夏禹声在家人的陪同下重回昆明五分校旧址,找寻当年就读黄埔的足迹。

2016年夏天,上海第二军医大学抗战老兵慰问团到湄潭县慰问时,登门拜访夏老。慰问团的师生对夏老说:“今天我们来到湄潭看望您,您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是抗日英雄、民族英雄,感谢您为国家独立、民族自由作出贡献。” 夏老回答说:“青年军官们,我不是什么英雄。我只是一名黄埔生,只是中国军人的一员。当兵就是为国家出力,为民众尽责,争取国家独立和民族自由是军人的天职。当时我们有一个口号——只要有一个日本侵略者在我们国土上,就要彻底把它消灭干净!现在,保家卫国的重任就寄托在你们这些青年军人的身上了,希望你们好好学习本领,保家卫国,打击侵略,维护和平。”

每当回忆起自己亲历抗战并见证“跨国受降”的峥嵘岁月,夏老心潮澎湃又心生自豪,既感慨今天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更无悔当初投笔从戎就读黄埔的人生选择。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版权信息
未经行政许可进行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本站任何文字、图片、视频、音频等信息。版权所有:贵州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贵州省黄埔军校同学会  技术支持: 智政科技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456号

   黔ICP备20000336号-1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